您的位置:小马过河 > 资讯 > 教育 > 外国人的贞操观
400-920-8185

外国人的贞操观

2011-04-11 11:31 小马过河 admin

分享到:

在线咨询潘老师郑老师免费热线:13734433272

摘要:全球范围内,女性初次性行为平均年龄最小是15岁,主要是非洲中部国家和乍得共和国;平均年龄在20岁以上的国家包括埃及、哈萨克斯坦、意大利、泰国、厄瓜多尔以及菲律宾。美国女

  全球范围内,女性初次性行为平均年龄最小是15岁,主要是非洲中部国家和乍得共和国;平均年龄在20岁以上的国家包括埃及、哈萨克斯坦、意大利、泰国、厄瓜多尔以及菲律宾。美国女性“脱处”的平均年龄为16岁,英国女性为18岁。

  美国人随便吗?

  先说个我身边的故事。

  女性朋友H交过一美籍华裔男朋友W,见面三周后,双方考虑要不要敲定关系,能够谈婚论嫁的那种,于是提到“第一次”的问题。

  受中式教育长大的H虽然不反对婚前性行为,但是觉得两人刚刚熟悉,不宜进展过快。美式文化熏陶出来的W却对“25岁的H还是处女”这个事实大为震惊,觉得她是不是在说笑话,因为在美国,这个年纪的女孩大多都有性经历了。另外,按W的美国思维,都约会三次了提出这个要求属正常,若女生拒绝,就是两人关系“没戏”的信号。

  当W终于搞清楚H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着实有些吓到,这意味着对待“处女”女朋友得更加慎重,要负的责任更大。W匪夷所思的同时,H也纠结:是自己观念保守落后了还是ABC(在美国出生的华裔)男友太开放?为了两个人的关系进一步发展,要不要迁就他?

  H思想斗争的结果是说“不”,因为关系确实没到那个火候,也不确定此男是不是Mr. Right。最后,两人还是由于若干价值观的差异,没有走到一起。回头想想,H庆幸当初没有冲动。

  光听W的描述,你会觉得美国青(少)年都挺开放啊,贞操这么不稀奇。拜好莱坞文化所赐,我以前也是这么个印象。

  曾经看到美剧《实习医生格蕾》某集中,五个医生(两男三女)围在一起回忆“第一次”,其中四个颇为自豪地表示,分别在15—19岁时完成了“第一次”,轮到某28岁单身女医生时,她先脸红着不肯分享“私家记忆”,实在绕不过只好支吾说是在“黄昏的海滩”,结果被同事一眼看穿她还是个处女。女医生大窘,嘴上虽不承认,耳边却响起夹杂着无比同情和嘲笑的起哄声。

  有句话叫“艺术源于生活”,不好意思承认大龄仍是处子(女)身的(美国)人,一定是存在的,因为身边“非处”太多了。回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大学生不就是“性解放”运动的主力军?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一夜情,疯狂做爱之后分道扬镳,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

  根据1991年美国人口统计中心的资料,两性初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男性为15.7岁,女性为16.2岁;到18岁时,86%的男性、62%的女性不再是童男处女。而开展性教育前,大多数美国人都要等到结婚后才有第一次性行为。

  性解放运动的正面影响不容置疑,它鼓励年轻男女勇敢追求个性自由和解放,反对世俗偏见,消除对性的恐惧、焦虑和不适当的压抑,但是很多人误解了初衷,罔顾后果或不负责任地性滥交,结果滋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离婚率高、未婚先孕案例骤增、艾滋病蔓延……

  一度以开放姿态展现在世人眼前的美国,不得不开始在青少年性教育问题上逐渐走向保守。1996年起,美国政府开展了一项长达10年的“禁欲教育项目”,配合学校课程,教育孩子如何保持婚前性纯洁。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担任得州州长的时候就强烈支持禁欲教育,连任总统后,更是在2005年国会预算中,专门划拨了1.7亿美元用于“禁欲教育专项资金”。

  到2007年,为劝说青少年在婚前不要发生性行为,美国已经花费了超过15亿美元,但收效似乎并不理想: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所进行的联合调查发现,有88%曾承诺在婚前“禁欲”的12至18岁青少年违背了诺言。

  几年前,美国常春藤联校中陆续出现了学生禁欲俱乐部普林斯顿大学学生率先于2005年成立俱乐部,接着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等校纷纷出现类似团体。虽然那些社团成员在大多数人眼中仍然属于特立独行,他们的观点甚至遭到嘲笑,但至少再度引发了人们对贞操的讨论:等,到底值不值得。

  “其实在美国不同地区,对贞操的看法也因人而异。”美国朋友芮秋尔跟我解释,美国东西部沿海地区相对比中南部地区开放,所以婚前失贞是普遍现象,也被大众所接受,而在保守地区就会被视为可耻,教会还会组织守贞教育,呼吁女生婚前不要发生性行为。“沿海地区开设的性教育,主要强调安全及如何做好避孕措施等;中南部地区侧重于宣传性欲节制,讽刺的是,还是有不少青少年会发生婚前性行为,但又不知道如何避孕,偏偏那些地方还不允许堕胎。”

  而电视剧中,那个28岁的处女医生最后是这么驳斥嘲笑她的同事的:“我是个处女,但这没什么可笑的。我等了这么久,只是希望我的第一次是特别的。”

  “贞操”的宝贵不在于什么时候给,在于是不是给了对的人。所以你瞧,美国人也不都是随便的。

  传统VS现代

  其实在古代,西方和东方在女性贞操观上极其相似女性在成婚前要保持处女之身、婚后要遵守节操。甚至在寡妇问题上,各个古文明也取相似立场,大都宣扬守寡烈妇。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上层社会还流行过女性贞操带,防止女性遭到强暴或与丈夫以外的人有染(当然,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出现的男性贞操带防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代文明中,欧洲人的贞操观念有了怎样的转变?先说说中东欧。结婚一年多的乌克兰朋友奥莱娜告诉我,在乌克兰传统文化中,贞操是一个女孩最宝贵的财富,未婚女性头上不包饰物,象征纯洁;不再是处女后,就要把头包起来。如果女生在婚前就“不洁”、不能把第一次留给丈夫,那是极大的耻辱。婚后第二天早上,新婚夫妇在与宾客和家人共进早餐后,要把沾了血的床单亮给大家看,证明新妇之前是处女。

  “这是过去的习俗,我觉得很糟糕。如今情况大不同了,但也取决于个人。”奥莱娜说,“我猜男生都很乐意成为女生第一个做爱的对象,婚前或遇到爱人时希望她是处女,有些男人对于一生只能拥有一个女人应该会觉得很不爽;女生们则希望男性更有经验。”

  奥莱娜有朋友在13岁就不是处女的,也有朋友25岁仍然是处女的,而后者“绝对是又酷又漂亮、思想开放的人”。“年龄大了仍然保有贞操不会被看作一种缺陷,但是如何看待"失贞"就看个人理解了。”

  原则与教育

  西欧、北欧一些国家的人对贞操的看法,我无法一一说尽,姑且举几个小例子。

  曾有中国人在德国和当地年轻人讨论过婚前性行为问题,德国人特别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结婚以前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如果没有事先试过,怎么能知道两个人婚后的性生活是否和谐呢?性生活不幸福就不能说婚姻幸福!

  一个中国朋友的德国老公在听到我转述的“贞操陪嫁”说后,特别惊讶:扯淡啊,为什么一定要求女生把第一次留给未来丈夫,而男生就不一定是处男?这会让女性在两性关系和婚姻中处于不平等的位置。“将来我的女儿到了交往年龄,如果她想和所爱的男孩子有进一步接触,就让她去吧,前提是要遵循社会道德准则,并且注意安全。”

  但对于婚姻和婚后性生活,德国人是有原则的。婚后与其他异性发生性关系,是为绝大多数德国人所不能接受的,被认为是绝对不能犯的错误。

  听完丈夫的话,这个朋友接着给我讲了一件事。2002年,她的一个朋友在网上交了个荷兰男友,后来男方要来上海见女方。临出门前,男生母亲给他准备了避孕套,还很高兴地说,我儿子终于要成为男人了。当时,女生已经不是处女。后来,两个人结婚了。

  荷兰可以说是世界上性观念最开放的国家,家长对孩子的引导也很坦然。荷兰儿童从6岁进小学就接受性教育,不仅学习有关性的各种知识,甚至还自己作研究写报告,不像其他国家视性为“少儿不宜”话题。对荷兰小朋友来说,学习性知识就和其他学科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甚至会在餐桌上和父母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开放式教育的结果是,5年前有报道称,荷兰未成年少女怀孕率是全欧洲最低的。

  这让我联想起有次跟一位芬兰人谈论中西方在性教育方面的不同。他有一个16岁的儿子和一个14岁的女儿。当我问这位父亲是否知道儿子有没有性经历时,他说,“我想是有的,因为有一次我回家不巧看见他和女同学在卧室床上卿卿我我。不过我也没说什么就走开了。”这位芬兰家长的淡定恐怕是很多中国家长无法做到的,他却回答,“我不干涉但心里有数,平时与孩子谈过责任感和如何保护自己,不出格就行。”至于对女儿的态度,他多了一份保护的心理,但心态还是一样的开放,因为对自己的教育自信。

  在性观念相对保守的英国,年轻人能不能有婚前性行为也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话题。去年一则报道称,30多年来一直倡导保守观念的英国民间团体“家庭教育信托会”给全国每所中学派发小册子,倡议拒绝婚前性行为,告诫年轻人不要顺应当今社会追求即时满足的潮流,要学会区分真爱和生理吸引,以及迷恋和欲望之间的差别。

  不过,也有人批评说,单纯强调禁欲是不可取的,关键是如何去帮助他们保持安全性,防止意外怀孕、不健康性行为以及性疾病传播等。

  亚洲的含蓄

  与张扬

  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卡朱拉霍石窟群被视为印度教性爱文化的殿堂,因为神庙中的装饰性雕刻有相当一部分是以赤裸裸的男女性爱为主题。但是在印度社会,性爱却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公开讨论的话题,恋人在公共场所极少相拥而行,过分亲密的举动则会招来异样的目光。

  2006年,美国著名公司尼尔森对印度城市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尽管经济上越来越富有,大多数印度年轻人仍保持着传统的性观念,反对婚前性行为。在针对印度14个城市将近3000名青年的调查中,只有20%的人赞成婚前性行为,而高达79%的人对此表示反对。还有男子表示拒绝与婚前有过性行为的女子结婚。

  2005年9月,印度著名电影演员库什布为言惹祸。她对一家杂志表示,只要是安全的,婚前性行为就没有任何过错。最初,她的言论并没有引起风波。但一周以后,经印度阳光卫视将此事大加渲染,库什布开始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印度保守的政客和社团组织成员发起游行声讨库什布,认为她的言论应该遭到惩罚,这不仅是对宗教的亵渎,也违背了印度传统的道德价值观,有人甚至指责库什布“正在堕落”。

  有“印度库娃”之称的网球明星莎妮娅·米尔扎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支持库什布的言论,“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性行为必须是安全的,而谈到婚前,既然你不能阻止,就只能保证它是安全的。”米尔扎平时穿超短裙的“叛逆”打扮本来已经让保守的宗教人士不满意,这番言论更像是火上浇油,抗议者们甚至举着标语聚集到她家门前表示气愤,以至于最后米尔扎不得不出面澄清。

  周作人曾翻译过日本女作家与谢也晶子的《贞操论》,与谢也晶子认为:贞操应该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而不应该认为是纯粹肉体的事。没有爱情的婚姻根本无道德可言,当然也就失了精神的贞操,切不可借了贞操之名来对人进行道德的压迫。

  “在日本,"贞操"和宗教的关系并不大。我的很多未婚女性朋友已经不是处女,我也不认为这一代年轻人还有很多人会把贞操保留到结婚那天,我本人就不能想象一直守到结婚。”刚刚大学毕业的瑶子说,日本市面上有很多女性生活时尚杂志会公开谈论性话题,没有什么避讳。“如果双方是真诚交往,那么性生活也是沟通的一部分,但随意滥交就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2005年,据日本卫生部统计,日本17岁少女几乎有一半都有过性经验,这一比例远超1990年的大约17%。男生的性经验比例为40%,较1990年增加了近一倍。

  日本青少年性行为的激增让日本政府不安。有议员担心,这是由于有些学校里性教育的方式太“生动”了,如结构几乎和真人一样的男女娃娃,以及附上男女性行为解说插图的课本等。教育界人士却认为有必要灌输更具体的知识,尤其考虑到媒体不断出现的色情镜头以及充斥街头的色情漫画。

  由于政策宽松,日本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文学、漫画作品异常繁荣。但今年2月,东京市政府拟立“东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要求限制发行和销售所有“对未成年角色做性描述”的动漫及游戏,旨在保护青少年免受不良信息影响。修正案原定于3月19日在东京都议会通过,但因触动动漫产业的经济利益,且受到业界人士的不满和联名抗议,不得不搁置。

  韩国人对婚前性行为的态度我没有求证过,倒是看过《纽约时报》曾经报道的韩国未婚妈妈的故事。由于韩国社会对于未婚妈妈现象存在一定程度的排斥,多数年轻的未婚妈妈们迫于压力选择堕胎(尽管非法)或弃养(伦理上不太道德)。2007年,韩国有7774名非婚生子,占出生婴儿数的1.6%。而韩国保健福利家庭部的统计显示,有96%的韩国未婚妈妈选择了堕胎。政府资助的调查表明,把孩子生下来的未婚妈妈中,有70%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坚持独立抚养孩子的少之又少,并且往往要蒙受羞辱、承受贫苦。

  虽然韩国卫生部官员说,现在韩国政府也在努力提高资助未婚妈妈的金额,增加针对未婚孕妇的服务,但是社会压力造成的羞耻心妨碍了这些女性走出来接受帮助。

  一些家庭为了隐瞒未出嫁女儿怀孕的事实,只好搬离原来居住的地方。独立生活的未婚妈妈则在婚姻状态方面撒谎,害怕会被房东看不起,或者孩子以后在学校被欺负。由政府资助的韩国妇女发展组织所作的调查发现,只有1/4的韩国人表示愿意同未婚妈妈做同事或邻居。所以近年来,一些未婚母亲也尝试建立未婚妈妈协会来维护她们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利。



相关字搜索:国外   贞操   观念   中外差异   
在线咨询

Copyright ©2004-2018 www.xiaoma.com All Rights Resserved 小马过河版权所有

课程咨询电话:400-920-8185 邮箱:tech@sanlischool.com

课程咨询请扫描以上二维码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京ICP备14009560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370号